系统、管理与人—第九届PROS中文收益管理研讨会序

        我们捕捉收益机会,好比渔民捕鱼,系统好比渔网。假如水里没鱼,再好的网也没用。同样,如果鱼多但网不好,或者技术不行,也捕不了多少鱼。把网扔了, 靠手工捕,收获会更少。道理很简单:没有好的技术和工具,不仅工作效益低,而且每天可能多次重复同一个低级错误,无法达到最优的工作境界。

        收益管理系统的直接目标是收益最大化。其最终目标是通过改善流程和管理环境,使员工能高效、优雅、迅速地做出相对准确的决策,并在工作中实现最高的自我价值。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,好比是成为捕鱼高手的过程,也是自我解放的过程。假如把提高收益作为最终目标,就有可能本末倒置。只有把提升管理作为目标,收益才可能持续提高,而且是随着人的知识、技能以及管理环境的改善而提高,形成良性循环。

        近年来,系统的改进和管理目标的实现不太同步。拜科技之进步,系统越来越精细了。比较而言,我们的管理略显落后。原因之一,管理既是科学,也是艺术。而艺术的发展主要靠人、靠外部环境和流程的配合。管理杰作的创造者只能是人,系统最多是个辅助工具,就像画家手里的画笔。

继续阅读系统、管理与人—第九届PROS中文收益管理研讨会序

第八届PROS中文收益管理研讨会序言-收益管理的未来

古人有三大愿望:预知未来、飞上蓝天、长生不老。航空公司的收益管理占据其二。我们的事业该是令古人羡慕的。但是,收益管理是否值得后人称赞,则取决于从业者的智慧和努力。

收益管理起源于“放松管制”。由于同样的座位可以(而且必须)卖不同价格,航空公司不得不采用电脑系统继续进行座位和价格的管理。于是有需求预测和座位优化。近年来,随着旅客选择的多样化和票价的透明化,竞争对手之间相互影响越来越大,座位收益管理基础的子舱位需求预测变得越来越困难。因此有人认为,收益管理的未来在于运价。这种说法显然过于片面。

旅客选择的多样性和票价透明化对收益管理无疑是个挑战。它迫使我们更多地考虑价格,考虑消费者心理因素与需求的关系,考虑竞争对手。但这些其实都是收益管理的老问题,只不过处理这些问题的速度、时效性和准确性要求更高了。我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相对准确的决策。而决策一旦错了,其负面影响将随着现代化的通讯手段而迅速扩展。这种高强度、快节奏的工作容易导致精神压力,甚至产生心理恐惧。
继续阅读第八届PROS中文收益管理研讨会序言-收益管理的未来

LifeShare|Feeling|Science Fiction|SmartPhone|PPC|Airlines|iPhone